新闻资讯

生物农药面面观

时间:2019-01-07消息来源:CNCIC
       我国四千多年的农耕史,经历了从天灾迷信到科学认识的漫长过程。与病虫草害的斗争也逐渐由传统化学农药向绿色防控转变。

       化学农药自问世以来,对全球农业经济发展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但随之而来的,是一些化学农药所带来的残留、抗性和害虫再猖獗等问题,当然,除了农药本身,农民乱用、滥用农药是造成 “3R”问题不可忽视的原因。

       受制于农业耕作水平和农业技术的低下,我国农药使用结构长期处于不合理的状态。在较长时期,我国农药生产结构以杀虫剂为主、产品安全水平以高毒品种为主,甚至出现了“三个70%”(即杀虫剂占农药总产量的70%、有机磷系杀虫剂占杀虫剂总产量的70%、高毒有机磷杀虫剂品种占有机磷系杀虫剂的70%)的局面。

       随着对农产品安全的日益关注和环保意识的提高,我国逐步改变了农药生产的不合理格局,农药产品结构逐步优化。低毒、高效、环境友好型农药在农药总产量中占比逐渐上升。

       广义的生物农药是指直接利用生物活体或生物代谢过程中产生的具有生物活性的物质或从生物体提取的物质(以及人工合成的与天然化合物结构相同的物质)作为防治病虫草鼠害的农药,也即通常所说的生物源农药。狭义的生物农药是直接利用生物活体(微生物、植物、动物)作为农药。学术界倾向于使用广义生物农药的概念,而在农药登记管理中的生物农药概念通常是狭义的。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农药管理中生物农药的范畴也不同。

       生物农药有诸多优点,其一,选择性强,一般只对病虫害有作用,对人、畜及各种有益生物比较安全,对非靶标生物的影响也比较小;其二,主要利用某些微生物或微生物代谢物所具有的杀虫、防病、促生功能。其活性成分存在和来源于自然生态系统,易被日光、植物或土壤微生物分解,是一种源于自然,归于自然的物质循环方式,安全、无污染;其三,对某些微生物源或病毒生物来讲,可以在害虫群体中水平或经卵垂直传播,一定条件下,具有定殖、扩散和发展流行的功能,在当代及后代种群中均能起到一定的抑制作用。

       但相对的,也存在着一些问题。首先,生物农药相较化学农药,见效慢,且使用要求较高,违背了农民“药到虫除”的心理。因此,部分农民对其有一定的排斥。其次,价格高,相对发展时间较长、技术较为成熟、产业链较为完善的化学农药而言,生物农药生产成本较高,价格也相对较贵。一些生物农药企业,一味追求眼前利益,随意复配生物农药,造成药效不稳定;或者为了提高生物农药的药效和性价比,肆意添加隐性成分。久而久之,真正需要一定成本投入,需要一定时间产出的生物农药产品更加得不到农民的信任,推广受阻。另外,生物源农药的某些品系亦存在一定的安全问题,如蜡质芽孢杆菌中的部分菌株溶血反应为阳性,存在较大风险。

       但作为一个发展趋势,从全球范围来看,近年来,生物农药呈现快速增长的态势,且增速远超传统的化学农药,市值从2009年的13.32亿美元快速增加至2016年的33.7亿美元,增长了153%,占全球农药市值5%,预计2022年将达到7%左右。

       我国生物农药的研究始于上世纪50年代初,至今已有60多年的历史。从单一的仿制国外成果或直接引进为起点,经历数十年的耕耘,我国的生物农药已进入一个相对快速的发展阶段。生物农药的登记无论在品种还是数量上,近年都有明显增加。植物源农药发展较快,研发的有效成分种类已占到生物农药总数的30%,在产品数量上,苦参碱、鱼藤酮、印楝素、除虫菊酯等仍然是植物源农药的主干力量;微生物农药中,Bt、枯草芽孢杆菌还是主导产品;以寡糖、多糖等为有效成分的植物诱抗剂呈上涨之势。但从整体来看,生物源农药在整个农药产业中的比重仍旧很低。

       农药行业亟待正确、正向的引导及宣贯,并加强对终端用户的培训。虽然化学农药不能被完全替代,或者说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它仍旧会占据有害生物防治的主导地位,但随着科技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在害虫综合治理体系及绿色发展的远景下,化学农药突显的各种弊端显然不能满足发展的要求。在农业生产中,逐步转变“赶尽杀绝”的观念到“生态平衡”的理念,从高毒农药被逐渐替代到生物农药挑起大梁,相信只是时间的问题。


       如果您在生物农药登记方面有任何问题,请咨询于小姐:010-64411345。